首页 > 专家团队 > 内容
重庆心理咨询的九大悖论
- 2018-07-10 -

重庆心理咨询的九大悖论:

    1、来访者是为了寻求帮助而来,但是很多时候却在拒绝帮助;来访者是为了改变现状而来,但是潜意识里却在拒绝改变现状。原因很可能是:人更愿意忠诚于自己已经拥有的一切,更愿意忠诚于自己,因为旧的东西是熟悉的,曾有获益的,是与自尊相关的。因此,咨询师要尊重这一切人性,尽可能放下助人的冲动,跟着来访者能接受的步骤走。 

    2、来访者觉得咨询师像亲人一样爱自己,然而每次见咨询师这个“亲人”却要交费。那么,“咨询师对我的爱到底是真的,还是假的?若对我的爱是假的,为什么让我很感动?若对我的爱是真的,为什么不能无条件地爱我,还要收我的钱?”   

    其实“像亲人、又不是亲人”,正是咨询师所处的专业位置,也是心理咨询得以见效的关键因素:咨询师像亲人,这使移情更容易产生;但咨询师毕竟不是亲人,这才能保证双方的界限,来访者才有机会获得矫正性体验,从而获得心理上的成长。一旦咨询师真的变成了你的亲人,他就会变得盲目,无法相对客观地看清你;即使他看得清了,他也无法帮助你了,因为他不忍心对你“动手术”了,于是也就失去了咨询师的作用和功能了。

    3、重庆心理咨询,名叫“咨询”,咨询师却常常拒绝直接给来访者提建议;心理咨询的目标是“助人”,咨询师却不能过度助人。我有时会对依赖性过强的来访者说:“我只有不帮你,才能真正帮到你。”那么,找咨询师有什么用?坦率地说,咨询师的主要作用,就是帮你触摸到你的内心,帮你看清你自己,为自己的人生负起责任,让你找到适合你自己的路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4、来访者有时候来找咨询师,是希望听听咨询师的意见。然而咨询师却很可恶,更多时间只是在聆听,常常一言不发,或者很少发表意见。我在咨询时就说得很少,少到了有的来访者对我有了意见:“整个咨询,基本上都是我在说,你怎么说得这么少?”我说:“是啊,你花钱买了一个舞台,你是主角,我是配角——配角怎么可以比主角说得多呢?”于是一笑泯“恩仇”。当然了,当时处理得还是草率了一些,过后想:应该对来访者的感受做深入探讨。 

    5、来访者一方面非常信任咨询师,强迫性地邀请咨询师和他共同跳一支他熟悉的舞曲;另一方面,来访者在潜意识中却不太信任咨询师这个“舞伴”:你理解我吗?你关心我吗?你喜欢我吗?你真的会把我放在你的心上吗?你能和我跳下去吗?…… 此时更重要的是,咨询师要用无声语言,反复地、不断地告诉他:是的,我关心你,一直在这儿等你……     

    6、来访者定期去见咨询师,就好像准时赴情人的约会——私密,温馨,冲突中深入,疏远中融合,渐入佳境……然而,再美好的咨访关系,永远也不能发生性关系或者干脆结成夫妻,来访者不能一辈子完全依赖咨询师——而是终有一天,来访者有能力和勇气告别咨询师,独立生活。咨访关系的特点,便是:我和你日益亲密,正是为了日后更好地分离。 

    7、来访者一方面暗暗希望咨询师强大、全能、无坚不摧,另一方面则隐隐地挫败咨询师,要把咨询师从神坛的位置上拉下来。那么,咨询师站在什么位置上最合适?我个人认为:无论来访者投射给咨询师的位置或角色是什么,咨询师在心里面,仍然要稳稳地站在“人”这个位置上。 

    8、心理分析名叫“分析”,咨询师却轻易不做分析,更多的时候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问来访者:“你的感受是什么?”或者:“当时你的感觉是什么样的?”记得我接受个人体验时,想请督导师分析一下我,她却说:“我从来没有分析过你。总的感觉,你是个很善良的人。”我感动莫名,不禁动容!

    9、来访者的见解和体验,有时候比咨询师还要深刻;咨询师说给来访者听的,自己未必能做得到;重庆心理咨询师有时能洞若观火,有时仍然无法看到来访者的盲点,但咨询师的死穴,有的来访者往往却能看得一清二楚……诚如欧文·亚隆所言:有时候,病人(来访者)比治疗师(咨询师)走得更远。所以,咨询师要虚心向自己的来访者学习。

重庆心理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