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专家团队 > 内容
关于重庆私人心理咨询的案例剖析
- 2018-10-30 -

      写在前面:因重庆私人心理咨询的特殊性,文中出现的人物均为化名,隐私信息已做处理。桔子心理整理出来的所有咨询师手记,均已征得当事人同意。如果能让面临同类困境与烦恼的朋友,获得一些启发与支持,就深感安慰了。

女强人也有落泪时

      上个月,一位朋友约我出去喝茶,她是一家新媒体公司的CEO。早在五年前,她就带领着团队从强人环伺的行业中杀出了一条血路,占据了行业的大V地位。可是,刚坐下寒暄没超过5句,她就单刀直入:“亲爱的,你这次可一定要帮我!”我惊着了,能让一位有着坚毅品格的女强人,抛开面子说出这句话,我知道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艰难痛苦的事情。我安抚地拍拍她的手,示意她慢慢说。

      原来是她的儿子太过于沉迷网络,对学习不感兴趣,对父母冷漠疏离,令她心痛万分。她儿子今年19岁,去年8月去美国上的大学。但是,这一年来孩子几乎从来没有主动给他们打过电话。“哦不,也有。你看,”她把微信点开给我看她和儿子的聊天记录,“每次主动找我都是说‘妈,给我打钱’,有时候甚至连这个‘妈’字都没有!”我伸过头去一看,果然滑了好久,都是差不多同样的内容。

      “你看看,这就是我们这一年来的沟通交流。我感觉我哪是养了个儿子,我怕是养了个真·讨债的!”说着说着,就忍不住红了眼圈,掉下泪来。看到她这么难过,我心里也不好受。我说:“因为咱俩是朋友,所以我并不适合为你和你的家庭成员做重庆私人心理咨询。我把我们桔子的首席心理咨询师邹志清老师介绍给你吧?”

      她泪眼婆娑地点点头表示同意,还是忍不住拉着我跟我讲了孩子的一些情况。

网瘾少年是怎么变成网瘾青年的?

      孩子并不是去了美国才开始迷恋网络的,其实他的网瘾可以追溯到初中时期,那时还是一个懵懂意气的青葱少年。有一段时间,父母就发现孩子每天都无精打采的,跟吸了鸦片一样。而老师也跟他们反映,他总是在课堂上睡觉,同学们都叫他“卧佛”。

      于是夫妻俩就在家里装了监控来观察,看到监控画面,让他们无比震惊:孩子半夜起床,偷偷去书房的电脑上玩游戏,第二天一早在他们起床前关掉电脑,迅速回到他自己的房间去假装睡觉。作为父母,看到孩子的这种行为和状态,他们焦急、愤怒、震惊、懊恼、无措,各种情绪刹那间涌上心头。于是就想尽了各种办法来阻止他上网:

      一开始是摆事实讲道理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结果是充耳不闻。接下来就采取强制措施,拔网线、电脑设密码等,结果他大发脾气,摔东西,不依不饶。后来放寒假了,就说让他玩儿个够,也许玩够了就可以收心了。但结果是,他不仅没有收心,反而如鱼得水,一个寒假就在玩游戏中度过。

      最后两位家长还是强硬地控制了所有的上网工具,只在他表现好的时候,准许他上网玩游戏。就这样好不容易熬到了高中,夫妻俩各自的事业都越发繁忙,与孩子的关系也时好时坏。当他们一直哄着他、鼓励他的时候,孩子还能勉强去完成学习任务。但是看着孩子那无所谓的态度与不屑的表情,妈妈就忍不住要发脾气,而她一旦发脾气,孩子就更加叛逆。

      就在母子之间的各种博弈中,去年孩子勉强高中毕业。夫妻俩赶紧把他送到国外去上大学,心想的是,孩子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,就必须得花心思去熟悉环境,然后去开始新的生活。想象是美好的,现实却拍了他们响亮的一巴掌。离开了父母的监管,孩子就彻底进入了一个广阔的虚拟世界,对在现实世界中建立关系毫无兴趣。

      这次假期回家,她跟孩子爆发了激烈的争吵。儿子对她的评价,让她感到仿佛要失去这个儿子了,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。孩子就这样从一个“网瘾”少年变成了“网瘾”青年,他的以后要怎么办?她说:“他每次出现什么问题,我都第一时间提醒他,就是担心他走上歪路,结果真是越担心什么,越来什么。你说,我究竟应该怎么办?”

我朋友的讲述,让我想起了一种心理现象:

超限效应

      美国知名作家马克·吐温有一次在教堂听牧师演讲。最初,他觉得牧师讲得很好,使人感动,准备捐款。过了10分钟,牧师还没有讲完,他有些不耐烦了,决定只捐一些零钱。又过了10分钟,牧师还没有讲完,于是他决定1分钱也不捐。

等到牧师终于结束了冗长的演讲开始募捐时,马克·吐温由于气愤,不仅未捐钱,还从盘子里偷了2元钱。这种刺激过多、过强和作用时间过久而引起心理极不耐烦或反抗的心理现象,被称之为“超限效应”。

      超限效应在家庭教育中时常发生。如,当孩子犯错时,父母会一次、两次、三次,甚至四次、五次重复对一件事作同样的批评,使孩子从内疚不安到不耐烦乃至反感讨厌。被“逼急”了,就会出现“我偏要这样”的反抗心理和行为。

      我把这个理论讲给了朋友听,她沉默了很久,最后她说:“原来,我是这样的妈妈……”我说:“这是一个时代的人们惯用的行为与语言,既然你现在有所触动,那一切都还来得及。”我为她预约了近期的时间段,请他们夫妻俩和孩子一起过来。

迈出走向未来的第一步

      在约定的时间,孩子由爸爸陪同着一起来到了中心,妈妈由于公司临时有事情,没有一同到来。孩子是个1米8几的瘦高个子,肤白腿长的,是现在流行的“小鲜肉”的帅气模样,只是背部总是习惯性地弓着,显得非常颓废。

      他带着迷茫的眼神对我们说:“不玩游戏、不翻网页,我也不知道能干什么?我对什么都没有兴趣,我只想躲在网络里去过虚拟的生活。这个现实世界,好像没什么让我留恋的。”

      当时孩子的爸爸听到这句话,虽然一言不发,但我们都感受到了他心痛到无以复加的心情。在给孩子做了心理测评、签订了咨询协议之后,父子二人分时段分别进入了咨询室。在这第一次的沟通中,邹志清老师用了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来搜集资料、了解情况。

      这里要说明一下,我们的咨询时长是每次60-80分钟,相较于标准的心理咨询时间要长一些,这样可以在保证咨访双方专注度的前提下,能做更多更深入的处理,以节省来访者更多的时间。由于孩子8月底即将回到美国上学,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结合测评结果及沟通情况,与孩子达成一致意见,每周两次咨询。

      根据重庆私人心理咨询的保密原则,因此他们与邹老师沟通了什么,我并不清楚,我只看到了孩子这一个月以来的一些明显变化。当然,要让孩子能够有自控力,修复亲子关系,找到生活的目标,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

      不管怎么样,迈出这第一步,就是值得的!

重庆私人心理咨询